首页 > 当地视界 > 正文

中医视界一名墨西哥医者的中医针灸情怀

核心提示:  30多年前,托马斯未曾想过,自己会成为一名当地中医针灸行家

  30多年前,托马斯未曾想过,自己会成为一名当地中医针灸行家。1983年留学归国后开设了私人中医诊所。为传播及填补西班牙语空白,他从1992年起就致力于翻译中医著作。除行医治病,他还开设了初中高级针灸课程,如今还走进荧屏向当地人展示中医的奥秘。

  1980年,大学刚毕业的托马斯在墨西哥坎佩切州从事社会服务期间,偶然看到当地医生用“针”治病。这不禁引起他的好奇心,从而结缘针灸。

  不久,他听说中医“扎针治病”是门大学问。于是,这名充满求知欲的墨西哥青年四处打听,希望远赴大洋彼岸一求“真经”。恰好墨西哥政府组织中国留学项目,托马斯便开始书写他的中医情缘。

  求医之路本就漫长而艰辛,更何况对于墨西哥人来说,学习中医更是难上加难。为跨越学习中医的第一关——语言关,托马斯来到北京语言学院学习中文。

  “古汉语难度不小。”托马斯笑着说。但经过多年不懈努力,他由一名对中文一无所知的“老外”,变成能够读懂汉语医药典籍的“中国通”。

  在他看来,学中医与学汉语一样,不能囫囵吞枣。“不论是在中国,还是在墨西哥,许多针灸师仅简单记住手法,而没从根本上理解原理。”托马斯认为,无法全面理解病理,便无法真正掌握病人需求,更无从解决病人的问题。

  托马斯在求学路上邂逅恩师,决定了他的人生轨迹。“天津的石学敏老师教导我,用针灸刺激神经,会得到即时反应。”他回忆道。托马斯的另一名恩师名叫高齐民,也正是他引导托马斯研究《黄帝内经》,掌握传统中医要旨。

  1983年,托马斯回到墨西哥后开设了私人中医诊所。为了扩大中医文化在拉美地区的传播,以及填补西班牙语中有关中医药参考资料的空白,他从1992年开始致力于翻译中医著作,其中包括《黄帝内经》。

  记者采访时看到,一叠白纸上画着密密麻麻的血管,托马斯仔细查看上面的每一个箭头是否对准相应的血管和穴位,并附上西文翻译。他翻译的《黄帝内经》不仅附有西文解释、中文拼音,还细心地用西班牙语拼法,为难懂的中医医学名词标注了中文读音。正是如此多的细节令托马斯花费了25年的青春岁月。

  为了及时更新自己的中医药知识,托马斯经常赴中国深造学习。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陕西、……从耳熟能详的京津冀,到高原明珠拉萨,托马斯遍访中国各地的针灸学校。

  托马斯的良好医术、优惠价格及周到服务,使得其中医诊所的美名不胫而走。66岁的塞尔吉奥患有高血压和关节炎。经朋友介绍,他每周两次赴托马斯的诊所接受针灸治疗。像塞尔吉奥慕名上门的求医者每天可达百人,诊所外挂满各地病人送来的感谢信。

  托马斯不仅行医治病,而且还开设从初级到中高级的针灸课程。这位当年教室里踊跃提问的墨西哥小伙子,如今已成为两鬓斑白的讲师,并曾披上白大褂,携中医知识走进墨西哥当地荧屏,向当地人展示中医的奥秘。

  托马斯表示,中医作为中国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将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心。“中医正走入世界许多国家,让更多人接受治疗,摆脱疾病痛苦。”

  中医药的发展需要多方力量的共同努力。中医药康博会秉承“传承、推广、创新、济世”的宗旨,全面推动中医药、民族医药事业与大健康服务业的良性发展,同时致力于搭建中医药、大健康服务业在国内及国际领域的全产业链沟通交流,是全球传统医学与大健康服务业产研对接、合作共赢的产业平台。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上饶信息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'');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