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热点专题 > 正文

注重发展效益 开拓经济新方向

核心提示: 纵观改革开放的35年,我们取得了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速度9.8%、持续35年长时间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。中国的人均收入从1978年还不到非洲国家平均收入1/3的154美元,迅猛增长到2

纵观改革开放的35年,我们取得了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速度9.8%、持续35年长时间高速增长的经济奇迹。中国的人均收入从1978年还不到非洲国家平均收入1/3的154美元,迅猛增长到2012年的6100美元,成为中等收入的国家,基本实现小康;经济的整体规模傲居世界第二,出口位列世界第一,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

然而,长期粗放的增长模式也积累了大量的矛盾,形成了经济增长典型的“高投入、高消耗、高污染、高速度”与“低产出、低效率、低效益、低科技含量”的“四高四低”特征,经济运行的压力不断提升,蕴藏风险也在逐步加大。

据测算,这一时期大约需要5元的投资才能换得GDP1元的增长,资金投入成本比日本和韩国经济起飞时期要高40%,投资率已接近50%,有的省份甚至达到80%;国内单位生产总值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.6倍;土壤、水系、空气污染较为严重,其中近来困扰国人的雾霾天气就是一个极端的显现。

在这一时期,经济运行特别重视的是单位时间内产出的效果大小即“效率”,而非产出与投入之比的“效益”,造成了资源利用效率较低、经济效益较低、资源配置效率较低的运行格局:城市用地单位产出率只相当于美国的1/29、香港的1/14,农业生产的集约化、规模化水平较低,化肥滥用、水资源浪费还造成土壤污染;每个就业者创造的GDP仅为美国的21%、日本的32%;多数行业处于国际分工低端,产品附加值整体偏低,基本在26%—30%,而发达国家一般在35%—40%之间;大量资源重复或错误配置导致产能过剩,给未来的经济发展埋下了隐患。

事实和趋势表明,这种靠高投资、高消耗、高污染和庞大储蓄率支撑的高速度增长已难以为继,曾经的“世界工厂”正在陷入迷茫和困局。

以上种种问题在昆明同样存在。但是,只有发展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。目前,“经济总量不大、质量不高,产业特别是工业经济支撑乏力,内生动力不足”仍是全市经济发展的薄弱环节;“转方式、调结构、稳中求进”仍是全市当前的主要任务。要建成昆明和谐美好的明天,首先就要在全体市民和干部中树立起“科学发展、和谐发展、跨越发展”的观念,注重发展的效益和质量,开拓经济发展的新方向是根本的出路。

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指出:“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,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,加大资源消耗、环境损害、生态效益、产能过剩、科技创新、安全生产、新增债务等指标的权重,更加重视劳动就业、居民收入、社会保障、人民健康状况。”决议还强调,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更好发挥政府作用。通过市场推动生产要素的流动、重组与配置,这不仅是结构优化、效率提升的根本保证,也是打破以GDP论英雄,更多考虑生态环境、经济效益、科技创新与民生改善等因素的结果。

“效益”,从数量上讲是指产出与投入的比例关系;而在内涵上,这里的“产出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经济数字,还包括对生态、社会、质量、民生、科技、附加价值等因素的贡献。昆明经济要取得跨越式的发展,必须要结合昆明实际,既坚决贯彻落实好中央不再以GDP论英雄的要求,又要从全市经济总量不大、物质基础还不牢靠的实际出发,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长速度。具体而言,首先必须在“盘活存量、引进增量、做大蛋糕、形成规模”上找突破;其次要在“调整结构、提质增效、化解过剩、内提质量、外提附加”上做文章;最后更要在“依靠市场、促进非公、激发活力、调动所有、开拓市场、创新途径”上下功夫。

昆明市要完成以上工作,必须把“改革创新”的理念贯穿到昆明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,以进一步解放思想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、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为总指导,通过思想观念的转变、体制机制的改革、利益格局的打破、改革措施的落实,进一步释放昆明经济增长新活力、新动力和新途径。(昆明日报特约评论员)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上饶信息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
'); }else{ document.write(''); }